欢迎来到龙图阁文学网
原创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文学

岁月悠悠,纷扰过尽

发布时间:2018-08-08 17:18:34 编辑:笔名

编辑荐: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只是在人云亦云,跟随着大多数人的脚步,努力的让自己变成大多数当中的少数,让自己变得和别人一样,和偶像一样,但和平凡人不同。

停下手来,倒一杯水,此时窗外已经一片漆黑,对面大楼上的灯亮起,偶尔能够从窗影中看见走过的人影,黑夜是外面的天空,与里面无关。

然而,这毕竟已经是一天,五点半的天空,黑了,五点半的灯,亮了起来,五点半的人,还在忙着,五点半的时间,还在过去。

在办公室里的时候,听见许多的话,但却并不觉得与自己有多大的关系,幸好我的工作,不用和别人有太多的沟通,可以一个人,安静的做属于自己的事情,问心无愧,这是自己最重要的标准与尺度。

记得小的时候,也想过自己去做一个呼风唤雨的商人,不为其他的,就为了可以有钱,就为了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慢慢的,却发现最初的梦想发生了变化,不再想望一个有钱的梦,而是渴望一处安宁的静,希望能够在静静的地方,过着自己静静的生活,一个人,可以不去看别人的眼色,可以不用再为了什么东西屈从于别人的意志,委屈了自己的想法。

可能时间真的可以让很多事情改变,最初的和最后的,往往只有到了才明白,到底有多大的差距,有人说,正是我们平时所做的点点滴滴,决定了我们的人生该成为什么样,我以前也是这般觉得,但如今,我却慢慢的改变了这种看法,人生可以于静处思考动,也可以在动中思考静处。决定你成为什么样人的,是你心里面有多大的能量。

心里面的能量越大,行动的可能就越大,但也不一定会行动,因为人生还有无奈。但心里面若是没有属于自己的能量,做事情听之任之,人生听之任之,总觉得应该先度过当下再说,且一直如此推诿下去,那么可能那能量会被同化成为其他的能量,并没有好坏,只是一个人真的应该顺从自己的心,不去委屈自己,不去讨好别人,至少不该只是为生而生,只是为做而做。

曾经我在感慨这个世界变得很疯狂,在术与道之间产生了很奇怪的变化,可谓是本末倒置,处处都是追求术的极致,而忘了道的原本。每个人都想着提高自己的工作技能,赚更多的钱。为了获得更多的生存资源,好似那样就是最大的事情,那是人生唯一的追求。就算有人在求道,也只是被隐藏在暗处,不然,非得被按上一个不合群的标签。术与道,倒置也。

只是慢慢的,似乎也开始理解这样的情况,毕竟,人之一生,无非活着,每个人都想活得安逸一些,而很多人理解的安逸,就是钱多一点,吃得好一点,感觉比别人优越一些,如此也就好了。先温饱,再思考,这是一般的逻辑,而如今,这个逻辑却只是被完成了一步,在于温饱,而思考,思想这一部分,似乎在解决温饱之后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无力再提及。

恰恰是如此,让我们觉得这个社会生活越来越浮躁,觉得人越来越回到原始的状态,可以说是文明的原始人。仅仅只是为了生活鸡飞狗跳。甚至于,很多人虽然看似有很多梦想,但是其实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只是在人云亦云,跟随着大多数人的脚步,努力的让自己变成大多数当中的少数,让自己变得和别人一样,和偶像一样,但和平凡人不同。

王尔德说:恶莫大于浮浅。他是追求艺术的人,为艺术而艺术的人,但是恶莫大于浮浅,倒也是事实,古之思想真正深刻者,向来不懂作恶,不会作恶。而一些大奸大恶之人,恰恰就是浮浅之人,戚戚于贫贱,积极与富贵,于是,为了富贵,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

我无数次的对自己说过,人活着所需很少,欲望中的需要已经把自己真正需要的放大了很多倍,正如人类发展史上,才有了可以生存的一碗白米饭是幸福,但慢慢的要在白米饭当中,放上红烧肉,红烧肉不够了,就要把水里的天上的一并拿来煮了蒸了炒了。但我们为何要求那么多呢?因为每个人都有了那一碗米饭,就有人想要在一碗米饭之外加些其他的,以此突出自己和别人的不同。

亚当和夏娃因为偷吃禁果,懂得了羞耻智慧,越是被赶出了伊甸园。人是因为偷吃了禁果,懂得了攀比和虚荣,所以被赶出了快乐的园子。

此刻,窗外越加黑了,灯却更亮了。就好像我们不安的攀比,在自己的虚荣之中,被照亮了。

理由就是,那么多人都这样,你凭什么和别人不同?

一杯水喝完,收着自己的浮浅,该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