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龙图阁文学网
文学欣赏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欣赏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发布时间:2018-07-23 15:46:51 编辑:笔名

这世间,最让人幸福的事情是什么?最让人痛苦的又是什么?最难以忘却的事情又是什么?我想,这一切都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爱情。爱情,能让人感到幸福,也能够让人感到痛苦。这世间最难放下的,或许并非功名利禄,而是情爱。最难以忘记的,是最铭心刻骨的回忆,亦或是曾经留下的伤痛。我们无数次地欺瞒自己,告诉自己:一切终成为过去。但或许这世间,总会有那么一些情感无可替代,总会有那么一些缘分,注定是短暂的。也总会有那么一个人,一旦住进你的心里,就再也无法忘记。

欧阳修曾说:“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自古以来,多少人为情所困,难以自拔。也许他们来此人间走一遭,原本就是为了偿还某段前世未了的情债,而后便要各自离去,再无相逢之日。而这世间,究竟情为何物?在不同人眼中,自是有不同的含义。元好问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这是一种轰轰烈烈,生死相依,矢志不渝的爱情。但在这背后,却也饱含着一种悲壮与无奈。李商隐则说:“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真正的爱情,应当是彼此心意相通的。亦或是如《诗经》所言:“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还是有着美丽的誓言:“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于不同年龄,不同人生经历的人来说,所体会到的爱情自然是有所不同的。但无论是悲壮、热烈、平淡、或是如同细水长流,并非你愿意交付出自己的真心,并非你倾尽所有去爱一个人,那个人便会被你所感动,给予你满意的爱情。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在最美的年华里,邂逅最美的人。如同元稹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无奈感慨;如李商隐的“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惆怅;或是如秦观的“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爱而不得,相爱却不能相守,纵是历经磨难之后仍旧得承受离别之苦,或许,这便是人们常说人间唯情爱最难逃,唯情爱最难以割舍放下。

于我而言,我认为,这世间最好的爱情,当是能够欣赏彼此的好,懂得彼此背后的苦。并非是地老天荒,海枯石烂,亦不需要任何的海誓山盟,而是能够经得起平淡的流年。长久的相濡以沫,彼此默默地守护,胜过了一切的言语。一切情,都不在言语,尽在心上。其实结果如何并不重要,直到某一天,谁先离去,亦无须心伤。缘起缘尽,早已注定。凡尘中每个人,都不过是履行其中的过程。

其实我亦不过只是这凡尘中最为寻常普通的一个女子,不求来世,但求今生,不求能在最美的年华里遇见最美的人,只愿能在有生之年得以相逢一人,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素日里无需太多的柔情蜜语,只需要,一个温暖的眼神,一个洁净的微笑,便足矣。

柴米油盐的生活,细水长流的爱情,滋润彼此的心田。你拥有着儒雅清秀的面容,而我,拥有一颗最为洁净的心,彼此携手,赏遍几度春月秋风,四时景致。愿与一人,执手相依 ,不求地老天荒,只求朝夕相伴。在阳光下筑梦,在夜里赌书泼茶,品茶、读书、写字、谈心,种满院的花草,亦有我最爱的梅。行遍塞北江南,游遍大好河山。不求荣华富贵,但求彼此能够坦诚相待,无论祸与福,荣与辱,苦与乐,皆能够一起面对。无惧岁月的风雨,无惧人生的苦难,彼此执手相依,不离不弃,便已足够。

喜欢是乍见之欢,爱则是久处不厌。爱一个人,则愿意为他而付出自己的一切,为此交付出自己的真心,无论其结果如何,都只管去爱。纵算造化弄人,不能厮守白头,只要能曾经深深地爱过一次再分离,那么也不至于留下太多的悲伤与惆怅。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若能得一人心,与之心心相印,当是足矣。我亦是多么希望,此一生,能够与温婉的风景相依,与柔情似水的人相伴,写安静简约的文字,过清简如水的生活。多想就这样,喝一壶清淡的茶,不论暖或凉,品味半世的沧桑。多想写一封简洁的信,不留姓与名,寄去给远方的天涯。多想爱一个平静的人,不问对与错,携手一生,厮守白头。

今生,若我是你那盘未下完的棋,来生,我愿做你宛若梅花的妻。若你途经我所在的城,我愿为你采撷一瓣花,只为当作是久别重逢,你若来,我必温柔相迎。因为我始终相信,该来的终究会来,远去的终究会走近,等待的亦不会再漫长,那片于心中,抹不去、老不去的江南,亦还有未出现的你,一定会徜徉在我婉转的梦里,一定会辗转来到我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