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龙图阁文学网
文学欣赏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欣赏

秦风荡漾天尽头

发布时间:2018-07-17 10:07:44 编辑:笔名

前记:凡是风景,颇具吸引力的,自然是要具有独一无二的特征,且风景之名口口相传,也就形成了风景优势。山东半岛最东端的天尽头以其独具的魅力吸引着游人驻足登临,如果作为一般意义上的旅游去理解,未免肤浅,我以为,是地理探胜的旅程,更是感受历史与风景共同演绎的乐章。

在太阳升起最早的地方,在美丽的胶东半岛的最东端,有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成山头。这里的地理位置使她有了摩天的机遇,人们往往忘记了真实的地理名称,而呼其“天尽头”。这里史称“东夷”,“夷”为不开化之意,非异族。较比中原,这里还是一个非常神秘的所在。但天威所至,也荡漾着千年古风是缅怀的去处,也是览胜的佳境。

成山头之景“天尽头”在我家乡,距离甚近,有人说,看景越远越好,景色都是美声在外,当地人不看的,其实,那都是一种骄傲和自豪而已,看外地游者如云,心里惬意,但嘴上折扣。说实在的,特别独自览天尽头之胜,我还没有过,也许人们说得对。我陪朋友几次造访成山头,感觉总是有,且处我家门口,可以道出一二。

我不善于考究,“天尽头”一名,据说今仅见于清代以后的地方史志了。清雍正《文登县志》载:“秦始皇东游成山,有相斯篆‘秦东门’、‘天尽头’、‘狱讼公所’诸石刻……”大秦浩荡,把这里也纳入版图,称为“秦东门”,遥遥咸阳,历山涉水,把个东门放在这里,也够大气的了,始皇之宏图可观!清道光《荣成县志》载:“天尽头碑,始皇东游,立石成山。又有‘狱讼公所’四字,皆李斯撰。”此为成山称为“天尽头”的由来。“地尽天无尽,沧波一望惊” ,秦风大气,天无尽头,猎猎旗帜飘逸至此,实在是一统无疆!1984年10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同志来荣成视察,莅临成山头,应邀题写“天尽头”三字。胡耀邦离开后,思绪万千,意犹未尽,又书“心潮澎湃”四个遒劲大字,托秘书寄回成山。天本无尽头,我闻名字又改,为“天无尽头”。我浩大疆土,养息臣民,不尽无竭,也许这才是最终定名。看我威震无边,想我国运昌盛,这个名字最好!

这里充满了神秘与浪漫。 据说最古的名字当为“朝儛”。语出《晏子春秋•内篇》:齐“景公出游,问于晏子,曰:‘吾欲观于转附、朝儛,遵海而南,至于琅邪,寡人何修则夫先王之游。’”《孟子•正义》解释“朝儛” :乃“朝日乐舞”之意。古人认为,成山所临东海是太阳之所在。当太阳每天从东海升起的时侯,普辉之下成山的风光奇美,于是高兴地披彩作舞。我们的民族从来就不乏想象与浪漫,牛歌窃想,血液里涌动着激情总是能创造意境,这个名字就是激情的宣泄所得,最富有浓浓的诗意与闻乐起舞的动感。 《山东通志》解释“朝日乐舞”乃是古代礼日祭奠中的仪式。照此说来,早在春秋之时,成山头就已经出现了十分隆重的祭日活动。这比秦皇汉武到成山礼日还早三百多年,也许秦皇也是闻朝舞之音而来?可是来的太有气势,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絮絮的,一个名字说了老半天,真是笔拙,还是故意饶舌?曾经记得看博客,一博友谈网络名字的感觉,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读名字感觉好温暖。当然是看读什么样的名字了。我读成山头的名字感觉思绪很无边,所以沉湎了,莫怪好么?

未入景区,路边是始皇庙祠。我以为,就像欣赏音乐,是序曲,不过这个序曲很具有厚重感,始皇相迎,实在是一种超越文化的享受了,当年人迎始皇,今日始皇迎我,是不是一种文化超越呢?历经千年,陈迹也都斑驳,所剩不多,想必后人几番重修而成,但也是一个缅怀的所在,进去感受那段威武历史是无悔的。那年我去,正遇我的同学兆灿先生在为贡堂东壁做壁画,忘记了是什么画,但感觉与始皇庙的氛围相谐。历史总是会找到一个最佳的契合点,始皇殿内有一石碑,是邓公祠的“壮节公碑”。邓公祠是为纪念在中日甲午海战中壮烈殉国的民族英雄邓世昌而建立。县志载记:“光绪二十年九月十七日,日华在成山头以东黄海海面激战……北洋水师致远舰管带邓世昌殉国。”当时,邓世昌指挥的致远舰在英勇作战中不幸被日军炮火击中,本应退出战斗,但邓世昌与全体将士视死如归,驾驶着受伤的军舰高速撞击日舰,又中鱼雷,舰沉落水,壮烈殉国。历史也总是呼应的,威海环翠楼前端然而立的那座邓世昌雕塑诉说着一代英威的凛然不侮,这里却详陈着他的不朽功绩。清光绪帝特谥“壮节”,雕刻邓世昌木主像,并赐碑文。因当时日寇占据威海卫,邓世昌雕像及御赐碑文护送到成山,寄祠于始皇殿内。御赐碑文如次:

“朕惟卫社稷以执干戈,马革慰沙场之志。听鼓鼙而思将帅,龙纶宣黼扆洊之恩。雕俎既陈,螭文式焕。而提督衔记名总兵邓世昌,素娴韬略,握戎符,统战舰而著勤,实海军之肇造。重瀛涉险,叶丈人地水之师;绝徼策勋,媲壮士天山之箭。膺懋赏而荣彯孔翠,锡勇名则队肃虎貔。属敌骑之披猖,值句丽之告警,取道辽海,瞻星斗而识哥舒;纵火长江,摧艨艟而推公瑾。奋击而寡能敌众,冲锋则义不顾身。军可撼山,期斩蚩尤而献馘;心愿盟水,甘从海若而捐躯。迨遇救而获生,终自沉以效死。虫沙何处,沧波朝烈士之魂;鲸铸未伸,赍志宜贞珉之勒……”

据说,邓世昌御赐碑起初并不在秦始皇殿内,是当地群众将其抬到殿内建起的“邓公祠”中,让他与千古一帝共受世人朝拜。当年始皇未能想近代遭此凌侮,我中华疆域惨遭血洗,邓公献身壮哉!身后与始皇并,乃是群众心仪之作!群众创造了历史并书写着。一个帝王之庙宇竟然深藏这样的真理,到此,你能越门而不入?

入天门,感受的是一种开放的意蕴,门不能锁大海,所以门多孔排列,是一种虚幻意义上的门,纳天下人,何须设门,我如是揣度。既是“朝舞”之地,也不能一点仪式也无,所以就设计了这座大写意的门庭。入门,右首有碑,书当年胡耀邦主席所书“心潮澎湃”四个遒劲大字,与日映辉,朱颜刺眼。

沿路进天尽头,路边也陈列着威严,秦风荡漾无边,秦兵俑者从西安秦兵马俑窟迢迢而来,都是因了始皇驾游。那种汉白玉雕饰的影像已经微微暗黄滋生,但更洋溢出古典的味道。骏马奔腾,始皇端坐,仿佛听到历史的车轮沉重的碾过,这是一个非常动感的设计,也让我们在思古幽风里流连着,看人家始皇帝,好早就着迷旅游了,慕景而迢迢。在岩石上,一组始皇的臣子形态各异,为首的“千古一忠”的比干,毕恭毕敬的还在参拜,无常有时会因一点联想爬上心头,“比干俎醢”告诉我们忠臣的最后结局。历史的意义仅仅在于一种缅怀?我常常想,读史以知今,繁衍数千年,我中华大族忠诚可鉴!

在天尽头险峻的后面有一块平缓开阔的地方,这里树立起的是今人的自豪。世界上的太阳本就一个,但这里却有了超越常识的排列,这里是“第一太阳”,是“太阳最早升起的地方”,不须鸡鸣,大海的涛声就可以将太阳唤醒,如果你来,一定要找个机会看看太阳是怎样被唤醒的,就像登泰山看日出,两种境界一比较,你就知道为什么说这里是“第一太阳”。这里是“最有灵气的地方”,不理解吧?旁边树立着的“福田花雨”石碑是一个读懂它的注解。始皇东巡的目的在于取得长生不老之药,世界之大,他唯独登临成山头,这里不灵么?一个徐福随行,那是专家,看风水,他是鼻祖,街上小摊的“算命人”实在是对周易的误解。容我啰嗦几句,试解这“福田花雨”四字吧。禅句云:“俯仰似沾花雨,布施非为福田。”凡敬侍佛、僧、父母,悲苦者,皆可得福德、功德,犹如农人耕田,能有收获,故以田为喻,则佛、僧、父母,悲苦者,即称为福田。这个花雨就是曼佗罗花雨,相传彼岸花是一种没有叶子却开着花的植物,又名曼珠沙华。曼珠沙华这个名字来自法华经,其中有一句是“摩诃曼佗罗华曼珠沙华”,意思是开在天界之红花,又叫彼岸花,天涯花,舍子花……美丽又悲伤的名字,它的确需要无根之水浇灌,但所谓的无根,是指泪水,因为它的花语为“悲伤的回忆”。这里还是一个“好望角”。地处南非的好望角与此地东西呼应,极为相似,这里决不亚于原宗的好望角。天尽头之下的波澜也如好望角一样,汹涌湍急,卷起千堆雪景。

还有一座牌坊不能不看,因为她会激发一种超远的联想。牌坊题曰:走天涯。有词汇曰,天涯海角,海之角在海南,天涯就在这里了。天涯总给人以沧桑遥远的感觉,马上要涉险而登的天尽头为天涯做了通俗的解释,天之尽头不就是天涯么?

登临天尽头的人为路径很狭,缓步而登,你必须压抑着恐惧,天尽头伸向大海,悄然脱俗,除了这个感觉之外,更多的是你在看景的同时,心跳加速,好在岩石四周是阑干护围,实际无虞。踏一脚,心存战栗,不敢仰望天空,因为唯恐脚下无着,看周围沧海茫茫,加重了你的担忧,脚踏险地而心无依。假如是你胆大,那倒是一个放眼眺海的胜处,晴天里,日光粼粼点点,远处的小船如蚁;雾霭低沉则是混沌一片,将一个自己置身于广袤无垠之中。听海风萧萧,吹响一个个低沉的哨音。脚下的波浪亲吻了岩石,轰鸣着退回大海,再来,千百年来皆如是。这里的海底涌动着暗流,船不能靠近,更不能徜徉其中,所以你的耳鼓总是有一种钝响,那就是海底暗流掀波的发声。震撼之后,你还是多呆一会,多少俗世陈事都可以抛洒,这里具有极强的容纳能力。我常常想,旅游的目的不能排斥心的释放,如果你不能感受到这个目的的实现,那是一种不彻底,不是叫不尽兴。那座端立的怪石上就镌刻着“天无尽头”四个大字,告诉你,这里离天还很远。局促往往是思考的天地,开阔才是胸怀的安放地。所以“心潮澎湃”四个字形容感觉最合适。

如果你在那里呆的时间足够长,那就下来靠近大海吧。在她退回的南岸,有一排舞廊,也许是给游人一个心理上的缓冲,因为太惊心动魄,需要这样一个人性化的浪漫。你可以坐在这里,在这里浪漫看海就有了可能,廊檐下的坐处恰好是看了秦桥遗迹碑志后对着脚下的秦桥遗迹理解的所在。容我抄袭《三齐略记》中关于秦桥遗迹的传说:

始皇造桥观日,海神为之驱石竖柱。始皇感其惠求见。神曰:“我丑,莫图我形当与帝会。”始皇入海四十里,与神见。左右有巧者,潜画其像。神怒曰:“帝负约,可速去。”始皇转马前脚才立,后脚遂崩,仅得登岸。

始皇感觉岸上观日不过瘾,就造桥观之,也是一个具有想象力的人,也浪漫的很。始皇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一定要见海神一面,以酬恩惠。但事情坏在手下人,明明知道海神丑陋,还要画其丑陋,这不是对着干吗?诚信在那样的人物那里是一把利剑,负约则剑落,毫不含糊!就是这一小小的疏忽断送了一代帝王性命。始皇帝的驾崩多少带着传奇的色彩,让后人感觉一代开拓之帝去得是那么突兀陡然。千里返回,一个兵马俑窟早就挖就,始皇安息了,烽烟熄灭,就留着那些瓦砾让我们去缅怀吧。

你在舞廊坐不住了,那就起身探访。从悬崖下,陡峭成几乎直角,不要紧,台阶两边都是阑干,你必须抓住,心脏不好的就不要下了,站在远处看风景也是一种意境,这样想就没有了遗憾了。看悬崖下面怪石林立,那就是秦桥遗迹,如果是涨潮的时日,间隔着露出几座桥墩,当然是物象给了我们充足的想象力,如果你想踏桥随了始皇而去见海神,那只能是妄想了,心里渴望就罢了,不能再前了,因为波浪告诉你,是欢迎,也是要你止步!

假如你要不虚此行,还有兴致,那就慢慢品味这里的岩石吧。我以为,石为心之魂。成山头南岸临海处,高耸一方巨大的天然台石,这就是颇为有名的“射蛟台”了。是传说中秦始皇为求海上长生不老仙药登此石台弯弓射蛟的地方了。《史记•秦始皇本纪》载:“三十七年……方士徐福等入海求神药数年不得,费多恐谴,乃诈曰:‘蓬莱药可得,然常为大蛟所苦,故不得至,愿请并射与俱,见则以连弩射之。’始皇梦如海神战如人状,问占梦博士。曰:‘水神不可以见,以大鱼蛟龙为候,今上祷祠备谨,而有此恶神当除去,而善神可致。’乃令入海者赍捕巨鱼具,而自以连弩候大鱼出射之,自琅邪北至荣成山,弗见。至之罘见巨鱼,射杀一鱼,遂并海西,至平原津而病。”这方“射鲛台”石,可谓是始皇的悲剧之石。先是迷信海中有长生不死之仙药而极力求之;接着听信方士徐福的鬼话而白白耗掉无数人力物力;随后亲临海上参与射杀所谓捣乱的大鲛鱼而饱受颠簸惊恐之苦;最终两手空空在西归途中一命呜呼撒手江山而遗恨千载!面对自然,我们不能去妄想,尊重并抚摸着,那才是现代人的意趣和正确态度。在欣赏始皇浪漫的同时,我多了一份感叹,始皇也太狂妄了!

这里的岩石多象形可觅。怪石嶙峋,给我们的是想象的翅膀,有的如龙入海,有的如人端坐,我不多说了,艺术的感觉还是需要想象力,你可以自己去端详品味。

如果你打算要离开这个让你惊心动魄的地方,那就可以迎面读读三个雕塑人像和一尊大肚佛了。因为是面朝大海,所以我不安排在登临天尽头之前要你去看是有道理的。中间是始皇端然望海,帝王之象与你同在,且你看他,还是他看你,都让你无度地去联想吧。徐福陪同,李斯指点,指点什么呢?也许他在告诉你,你我都会刻在这历史的浪涛里!墨色的大肚佛胸前雕刻着四个朱颜大字:时来运转!笑纳天下事,那才是成佛,我们不打算这么精灵,求一个心理平安,这里很吉祥。“时”为我国运昌盛之时,大好河山任我观赏任我游览,庆幸生在逢时!“来”是佛语,也是通俗语,你来我往,东夷之民热诚欢迎。“运转”是为你个人祈福,也是我中华之胜道鸿运!

“风景这边独好!”这个经典诗句是不是就是专为我天尽头而作?秦风荡漾,怀古与现实终于融为一体了。听车轮滚滚碾过千年的足音,看威武大帝浩浩荡荡迤逦而行,抚摸我天尽头花斑岩石,想足底涌浪我入云端的玄妙,心底会发一个声音:我今生不虚此行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