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龙图阁文学网
外国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契诃夫戏剧全集》国内首次出版

发布时间:2018-08-14 09:31:21 编辑:笔名
契诃夫戏剧全集 《契诃夫戏剧全集》 契诃夫不仅是杰出的短篇小说家,也是现代戏剧的开创者,莎士比亚之后的第一人。今年适逢契诃夫逝世110周年,上海译文出版社推出《契诃夫戏剧全集》(总四卷),收录契诃夫一生创作的17个剧本,总53万字,这是契诃夫戏剧在国内首次以“全集”形式呈现。 焦菊隐、李健吾、童道明三家权威译本 《契诃夫戏剧全集》的责编陈飞雪告诉记者,人们都知道契诃夫是短篇小说大师,对他在戏剧方面的成就却罕有知悉。由于大陆迄今没有一家出版机构完整地出版过契诃夫戏剧,上译有了“填补空白”的构想。“去年我在上海观看知名俄罗斯导演阿道夫·沙彼罗执导的《万尼亚舅舅》之后,更加坚定地要把这件事付诸实施。” 四卷全集收录了焦菊隐、李健吾、童道明三位译者的权威译本。焦菊隐译本包括《海鸥》、《伊万诺夫》、《樱桃园》、《三姊妹》、《万尼亚舅舅》等五部契诃夫最为著名的代表作。陈雪飞说:“焦菊隐是北京人艺的开创者,也是北京人艺整体艺术风格的奠基者之一,他既是舞台实践家,又是翻译家,译本兼顾了舞台的特点,绝对精彩。” 全集收入的李健吾《契诃夫独幕剧集》,是契诃夫独幕剧最全面也最珍贵的译本,自上世纪40年代后即已绝版。“李健吾的文学翻译和文学创作是非常有特点的,但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契诃夫的创作风格非常简洁,他的独幕剧也非常短小,跟他的短篇小说相得益彰。” 童道明的《没有父亲的人》和《林妖》两部早期戏剧则补充了契诃夫戏剧译介的遗漏。“《没有父亲的人》其实很早就在欧洲上演,是契诃夫戏剧的处女作。《林妖》则是《万尼亚舅舅》的前身,从中可以看出契诃夫的创作是如何渐渐成熟起来的。”陈飞雪说。 文集的每一卷还附有导读及译者撰写的相应剧评,如焦菊隐《契诃夫与〈海鸥〉》,童道明《从〈林妖〉到〈万尼亚舅舅〉》等,有助于深入了解契诃夫戏剧艺术。 契诃夫戏剧的贡献要大于小说的贡献 知名翻译家、戏剧评论家童道明先生为《契诃夫戏剧全集》撰写了长篇序言。童道明认为,契诃夫是戏剧散文化的先锋,在他去世半个世纪之后,人们才理解了他的戏剧的不同凡响之处。 “从前我们说,没有冲突就没有戏剧。古希腊戏剧表现的是神和人的冲突,文艺复兴时期戏剧表现人和人之间的冲突。自西方现代戏剧崛起,戏剧冲突变成了一群人和包围着他们的环境之间的冲突。这样一种戏剧冲突是从契诃夫开始的。世界各国已达成共识,契诃夫戏剧是现代戏剧的开端。”童道明对南都记者说。 契诃夫的戏剧是典型的“墙里开花墙外香”。童道明告诉南都记者,“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契诃夫的戏剧首先在西方热了起来。在他的故乡俄罗斯却没有这种盛况。”童道明还强调,“必须在物质生活不再成为困扰的时候,人们才能理解契诃夫戏剧人物精神上的痛苦。所以,在亚洲,契诃夫的戏剧首先是在生活最富裕的日本流行起来。而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以后,中国的一些审美水准比较高的人,陆续认识到契诃夫戏剧的价值。” 童道明认为,契诃夫对戏剧的贡献要大于对小说的贡献。“契诃夫影响过中国的许多戏剧人,曹禺、焦菊隐、林兆华……都排过契诃夫的戏,鲜有人能绕开。曹禺在《日出》的跋里讲到了契诃夫的戏剧。他对契诃夫已经入迷了,他愿意在这样一个老师面前,低声下气地当一个学徒。在契诃夫戏剧的影响下,曹禺写了《北京人》。《北京人》是曹禺最难排的剧本,也是他写得最好的剧本。” 陈飞雪介绍,今年是契诃夫逝世110周年,在《契诃夫戏剧全集》出版的同时,话剧界也将掀起怀念热潮,如上海话剧艺术中心重现经典版《万尼亚舅舅》、赖声川《海鸥·让我牵着你的手》等。 来源:《南方都市报》 记者:黄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