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龙图阁文学网
情感日志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发布时间:2018-08-14 09:53:51 编辑:笔名

岁月有染,时光无痕,却有天地为凭,日月为鉴。

痕,一横一撇,一竖一捺,而无论怎样的信笔涂鸦,都会是心中最美的勾勒。

无数的笔墨纵横,描摹出人生之荒丘沟壑和世间万千风景。轻描淡写的记录,却在不经意间入了眼醉了心,烙下或沧桑或温暖的痕迹,晕染成华美的祭奠。

多年以前,我空灵一身,是不忍靠近的简单与纯粹。经年以后,仍孑然一身,深浅不一的印记,提醒这一路那些冷落或繁华。

--题记

[一]

路依然艰难,心依然比天高,眼里依然容不下一粒沙。

摆脱不了的任性,习惯随性而走的日子,孤独的,冷落的,却是自在的,轻盈的。

不用过成别人欢喜的模样,不用对别人的幸福频频仰望,不用成天战战兢兢定位自己的对与错。委屈时沉默,难过时坚持,疼痛时隐忍,把那些不为人知的情绪通通收入囊中,内心便多了一份沉甸甸的存在感。至少,我的生活是以自己的方式在过。

一早,大我很多的长者郑重地告诉我:“你这丫头,长了年纪,却总长不大心思,自己的本份都难守住,这年头怎么还会有你这样的人?说好听点是单纯,说难听是笨得可以。”然后摇头叹息。

无言以对,也只能回以淡淡的微笑,缄默不语。对此谆谆教诲,并没有不开心,也没有太去在意,反而因我于他眼中是如此“尊容”而窃喜,更喜于他那份切切的关心。我坚信,不长心思的人,心就不会累。

人在旅途,本就不易。同是红尘中人,何必相煎太急?很多时候,我们期望太高、要求太多、盘算太精,最后算来算去算自己,落得个心力憔悴、两手空空。只想,做安安静静的自己,即使过成一个人的世界,亦笑看微雨落花,守岁月静好。

徜徉于欲望的海洋,总迷恋那些天方夜谭的传说,总喜欢做着漫无边际天马行空的梦,总以为自己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总以为自己够得着天踏得着地,总以为未来会按期许的轨迹行走,总以为世界能自如掌控在手中。

可是,人世浮沉,风云变幻,谁会是谁最美的梦园?谁会是谁亘古不变的神话?我们只是尘世中微小的尘埃一粒,只需细细的一缕风,轻轻路过,便能将你吹得方寸大乱,没了归处。很多时候,不是我们能颠覆世界,而是世界逼着我们妥协和迎合。

若能真实地活在当下,勇敢地面对现实,多好。

不善言辞,亦不愿解释。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问候与探寻,深感压抑而惶恐,这密密麻麻的好奇与关切,让我受宠若惊,心中的亏欠亦与日俱增。有时候,宁愿无根飘荡,宁愿无人问津,宁愿自生自灭,好过那些莫名的情牵。

曾有朋友说,我和他就是这红尘中无奈的擦肩而过。如果能相遇在对的时间,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把彼此找到,是否就不会有遗憾?有没有可能,不能相濡以沫,也不要相忘于江湖,给彼此一些温暖的念想,支撑未来的去路?

不愿纠结于这虚无飘渺的交流。我说,人生从来没有如果。所谓的如果,只是自欺欺人,不愿承认如今的狼狈。所谓的如果,只是泄露了心底脆弱的秘密,那颗蠢蠢欲动不安分的心,想要将结局改写。

人生,有太多的擦肩而过,背影从温暖走向冰凉,容颜从熟悉走向陌生。最熟悉的陌生人,在不该的时间,有过浑然天成的交集,而后奔赴各自的天涯,无法想象的遥远,思念只能默默。

望穿秋水,又如何?望断天涯,能奈何?

[二]

好久,不曾看镜中的自己。隐不去的苍白,直抵心中的荒凉,是自己不忍直视的单薄。

天空,细雨如梭,薄雾轻笼,将优雅的云层挡在了尘世之外,遍布着望不透的忧伤,延绵,游离,掀开深锁心底的秘密。永远淡漠的脸上,望不尽的漠漠苍茫,在心中肆意泼墨、浸润,凉成一望无际的荒凉城堡,那么空,那么冷,亦那么伤。

三千青丝为谁绾?理发店内,看她人的青丝落了一地,一根根,一束束,于理发师干脆利落的修剪中悄然而落。而主人的眼中,没有一丝惋惜,甚至透着视死如归的凛冽。或许,她是铁了心要将这长发轻剪,就如剪断一地的牵挂。剪了发,就剪了爱剪了情,是否真的如此?倘若,紫陌红尘只需“咔嚓咔嚓”几声轻剪便能落得个身心轻盈,是否还会上演一幕又一幕飞蛾扑火决绝?

待我长发再及腰,少年娶我可好。待你青丝绾飞,铺十里红妆可愿。不经意间发现,依然故我的直发确是长了许多。一绺发,轻绕指尖,嘴角漾起温柔的浅笑,是我黑白世界里鲜有的温柔。少年,青春,早落在身后好远好远。而十里红妆,一直是心中难结的夙愿。

睡觉,上网,写字,上下班,不觉一天又一天。总感觉每天忙得不停歇,却找不到忙碌的理由,大脑时常陷入空白。也许,忙碌的不是身体,而是颓懒疲累的心情。也许,不是我不珍惜时间,而是时间从不曾等我。也许,任时光推着走是今生最好的听命。

我很懒,懒得快要忘记语言。电脑,成了最安心的陪伴。没了它,我会六神无主不知所措,我会心急如焚郁郁寡欢。只因,不论多晚,它都会安静地把我倾听,任我摆布,感觉无比妥贴和安全。

妈妈,是如今身边最贴心的暖。她的关心,她的叮咛,她的悉心照顾,都是安静的,小心翼翼的,默默无言,毫无怨尤。几十年含莘茹苦的养育,她已习惯了我的沉默,容忍着我依然故我的倔强。她的担忧与心疼,全埋在心里,不让我看见。可是,那无以为报的浓浓亲情,我怎会看不见?只是,因为太亲近。所以,无从表达。

喜欢发呆。一个人,静静地望着一个地方出神,心无杂念,目光专注,只是懒得收回。太喜欢,那份肆意的颓败,那份傻傻的纯粹,还有那份凝固的寂静。时常,天真地以为,我的前世就该是那样,安静的,孤单的,苍白的,带着些些落寞,还有不易察觉的渴望。

心门上了锁,眼里却始终有一扇窗。那扇窗,有唯我才看得见的独特风景。悠然浅笑,眸中盛满了幸福。伤心泪流,折射的晶莹暖过心中的凉。

锁上门,打开窗,平静遗忘,笑着原谅。转身,那些后尘肆意飞扬,成为永不再回的来路。

[三]

生活,安静若禅,静好若莲。空气,寂静如常,针落有声。

那静,是多年的虔诚安守堆成的千古寂寞,是无尽跌宕起伏过后的不动声色,是太多折腾和呐喊过后缓缓复归的低吟浅唱,……如花开在心间,见证着生命中所有的得到又失去、错过又相逢、繁华又落寞。

夏天,疯狂地肆虐过后,越过秋,一夜之间入了冬。只是一眨眼,没有丝毫缓冲的余地,不让有分秒适应的过程,冰火两重天的世界,让人感到猝不及防的陌生,逼着你承受这突如其来的改变。

其实,也只是冷,没什么不好。因为冷,可以让人从乐不思蜀中恍然彻悟,从得意忘形中悠然沉静。冷到极致,便会怀念和珍惜曾经失去的温暖,哪怕只是一点点。

灰涩的天空下,风儿一路瑟瑟而歌,行人目不斜视步履匆匆赶在回家的路,道路两旁羸弱的花草频频倔强地摇头,叶儿禁不住风的追逐随之萧萧落下,细雨蒙蒙流淌一地的惆怅,散开一帘又一帘跳跃斑斓的梦,牵起忧伤的美丽久久。

毫不躲闪地沐着雨,故意走得缓缓,想要洗刷所有裸露的忧伤。一滴,又一滴,任雨水温柔地敲打,漫过心尖的凉,蹿遍全身,四处游走,释放着千头万绪。我一步一步,细数自己空荡的跫音,合着心跳的节拍,飘起爱心淡暖,好似阳春白雪的轻柔婉转,串起柔柔脉脉的情动,在心中漫飘飞。

开在墙角的牵牛花,披一身浪漫的紫,惊喜地划亮双眸,掩不住的狂喜惹我俯身。那小小的“喇叭”,颜色由浅入深,白得干净,紫得优雅,透着一身的浪漫与美好。“喇叭口”上盛满了滴滴透亮的晶莹,在微风中轻轻摇荡,似在欢快地舞蹈,又似在向全世界炫耀。小小的花儿,于这晚秋中独特地盛放,稍显孤单,却足够耀眼。

旁边的石块上,墨绿的青苔铺上厚厚的一层,透着生命的凄怆与厚重。望着这些于阴暗角落生长的苍绿,心就满了,是沉甸甸的思索,亦是满盈盈的喜悦。再年轻的生命,终有这一天,涉过万水千山,学会了照单全收岁月或悲或喜的馈赠。于细雨缠绵的抚摸中,记忆的青苔之上,早已旧影斑驱,清晰地浮现曾经温暖相倚的轮廓。

生活的忙碌,总易让我们忽略。头发长了,枫叶红了,植物茂盛了,路旁的月季又一季新开,阳光悄悄探出了头,妈妈鬓角的白发又添了几根,镜中的自己又憔悴了不少……

都说时光无痕,而眼前,点点滴滴,都是时光的印痕,擦不去,亦抹不掉。那么,就学会温暖地在乎,小心地收藏,也不负这一季光阴。

朋友说:“丫头,文字不应该占据你生活的全部,你要学会快乐地生活,大口地吃饭,安稳地睡觉,让自己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和健康的生活方式,这样才能让生活更有意义。”笑着抱以一脸的歉然,心存深深感激。是的,关在自己的世界太久,久得不知该如何出走。只是,面对愈走愈深的绝望,已无计可施,无力回头。

能写字的日子,真的很幸福。不想应付那些喧闹与复杂,安于笔尖为暖的日子,我主江湖,心,自有曼妙。夜深人静或是心烦意乱之时,用指尖嘀嗒的跳跃安抚所有的心绪,用浅浅淡淡的文字描摹着千百种心情,打发那些幽深寂寥、焦躁难熬的时光,天地悠然。

曾经,也只能是曾经。旧时光,只能忆,不能回。而我从不曾忘记,亦从不曾离开。

有些人,不是已忘记,只是不愿想起。有些事,不是不在乎,而是刻意逃避。

[四]

时常,想要在纠缠的笔墨中,寻觅那一场初开。时光,想要于摇曳的光影中,照见下一段未知。

于是,任岁月流转流年不居,任时光无痕光阴寡淡,我用心灵深处残留的微温,拼命打捞着那些遗失的珍贵,想要幸福重演。只是,再怎样努力,都褪了曾经的纯美,少了昨日的盛大。

白日,落下帷幕。黑夜,隆重上映。在实在无力再撑之时,我和衣而眠。闭上眼,以为可以很快入睡。却莫名地思绪游离,身体在沦陷,那苍穹正轰轰烈烈地崩塌而至,压得密不透风,阻挡我呼吸的可能。无助地嘶喊,挣扎着醒来,额角渗出的汗,眼角淌出的泪,提醒我生活的狼狈与尴尬。

这夜,明明万籁寂静。可脑海里,总充斥着各种声音,欢笑,哭泣,奔跑,歌唱,汽笛,虫吟,蛙鸣……如千军万马般呼啸而至,淹没我所有的意识,细细啐啐地啃噬着内心的漠漠荒凉,杀得个片甲不留馈不成军。

起身,想要望得到那月华淡淡,讨一点尘世的暖。却发现,天空正是高处不胜寒,虽高高在上,却孤单无比,是比地广比海深的郁郁寡欢。那份幽深,好似随时可能跌坠。而苍茫大地,能否承受得起这份铺天盖地的破碎?

一场刻骨的爱恋,只是眼与眼的重逢,心与心的交织,情感的暗流便妖娆上演。指尖岁月,绕过眉心不悔,将所有的感动统统收藏,生出经久不衰的香,缭绕着最深情的红尘心曲。

风景洒满了心路,心语荡漾出情怀,能否恰逢一场不期而遇的偶然,唤醒前世今生的情牵?能否心修得琉璃,怀揣如莲的心事,穿过蒹葭苍苍,沐着如霜白露,醉一场云水之巅?

云的飘渺朦胧,风的自由浪漫,花的芬芳静好,雨的诗意清柔,都以自己独有的姿态,演绎着世间的千姿百态梦幻斑斓,守一场心与心的约定,铭记着那些熟悉或陌生的暖,待一场永远的春暖花开。

“得到一些总会失去一些,欠了很多的债,无法偿还,相信会受到惩罚,无怨无悔。”这是许久以后伊人于空间写下的心情。自以为,那些风雨,已然趟过,那些苦情,已然放下。泪水却在瞬间决堤,那些深埋已久的脆弱被生生地撕开,无声无息。

为何,再见你丝丝的风吹草动,还是会心疼和难过?你可知?依风而过的日子,我靠着有你的曾经取暖。你可知?经年以后,我只是习惯了你一贯的沉默,想象着你定是岁月静好,而不是习惯你的动荡,让我寝室难安。

犹记得,西湖边开得微波漫卷的曼株沙华,这天界之花开得让心隐隐作疼。细细长长的花瓣,红得无与伦比的残艳与毒烈般的唯美,鲜活而凄凉。一路上,她独自盛放,不被祝福,不被欣赏,可我却总为她依依停留。

看见她,那一团团妖艳的火红让我感觉到死亡的气息,是最后的绽放与灿烂,无论身体或是爱情。终究,完美的外表难掩惨淡的灵魂。她,历经一次又一次的错过,守过一个又一个轮回,如同生命中那一场又一场的美丽错过。

听雨焚诗,于心湖之上,追逐着前世的梦,聆听岁月阑珊,那些耳鬓厮磨的缠绵,凝成薄雾轻纱的念,寄予再靠不近的你,寄予未知的未来。

枫林尽染,孕育沧桑一季。心中,那层层秋色,永远是葱茏的模样,飘过寂寞无痕。

上一篇:故乡的深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