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龙图阁文学网
经典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遥相对视款款语

发布时间:2018-07-31 13:47:38 编辑:笔名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这是一座有心有肺的小城,这是一座把心花放给你看,把洁净不染的富有韵律的呼吸给你听的小城,她的“自由自在”的高品(荣成市的城市品牌是“自由呼吸,自在荣成”),绝不是一个喊响了的口号,而是可以证明的完全等式。

一条海湾路,将大海与湖泊湿地做了艺术的切割,看海,看湖,看湿地,不分先后,你想先感受海澜之澎湃,就先停车松林绿带,藏了随行,马上可以踏足海边,走着柔沙听着林啸看着海做潮推潮回;马上要换个口味,一转身就是湖泊与湿地了。湖名“樱花湖”,湿地名作“桑沟湾湿地公园”。一条“云光路”规整地切分了湖泊与湿地,绝不做随意的圈围,显示了小城人的不能苟且的用心用意。结构的美,是美学的重要元素,这里就借鉴了书法绘画建筑的结构美学做了大手笔,书法绘画可能都是很好操作,布局在小的纸张上,可以一挥而就,建筑的结构美是做一个立体的审视,也好驾驭;而这里却是铺排在十里方圆的地面,若不是从空中俯瞰,你根本不能驾驭她的艺术造型和趣味。

确如心形的樱花湖,一湖明水媚波,荡漾着春意在路东;可自由呼吸的湿地,抽象的宛若一叶清澈的肺,藏在樱花湖之西,就像躲在洛神的身后,但却是与那樱花湖遥相对视,和着春风做款款私语,给每位迷恋的人做耳语风鸣,就看你能不能听得懂她的呢喃之声,看得透她轻吟曼语的娇柔之形。

如果你觉得在明媚春日里看樱花湖,会被那波光潋滟披金耀波的烂漫景象摄住眼睛,左右了你,有点恼,你想不被干扰,想静赏那醉湖;如果你不想因光线的刺眼,或是晒黑了肌肤,不必走在湿地里的树荫下而遮住了你赏景的视线,那就选一个阴阴的天。立夏当日,天空微有彤云,一片黛色,不见曜日,风儿恣意弥漫,不做急躁狂扫,此时正是可以看到一个别样的樱花湖,就像你去看庐山,不见流云漫雾,那就等于没有去;一个透着妩媚的桑沟湾湿地,在这样的日子带足了湿气,氤氲着不可预料的诗意,就像你去九寨沟,看见了朦胧的寨子,未睹真容反而更加思恋。错过了不要紧,记得再来就看看天气预报,选一个这样的时日。

懒得走动,或许是被樱花湖的柔水摄住,那就不走了,在西岸,你随意找一处栈桥,或者是栈廊,这些都是就着湖边曲线构筑的,纯粹的木板钉制,我想,是否是怕你的脚步声打扰了湖水,这是小城人最温情最轻柔的考虑,怕你看湖一不小心跌进浅浅的湖水里,那些栈廊栈桥周围做了宽厚的木栏,染了古典的颜色,你可以随意地坐,解了漫游的疲累。

眼前的花意你不能放过。伫立在岸边的花岗岩“皇室珍珠”石料,不着一字,厚厚的,但做了镂空,是天鹅各异的形态,展翅的,你想伸手去捉,要不得,准扑空;漫游的,你想去抚慰她浸湿的羽毛,心中想想就可以了;交颈做温柔的,只要你带了夫人,你可以扭头看看她是否也在害羞就读懂了她。如果你想来一个举世没有的创意,那你可以躲在镂空处探出笑脸,留一个永恒的樱花湖纪念。

大艳的一串红,为栈廊外围做了很大的镶边,让你不会担心那些熊孩子可以一个踉跄翻过来;淡粉的石竹花,是想与那樱花做个地上与半空的盈粉的呼应,这里不想用太浓来染你的心,只做适意的眼缘。草菊的活跃就像一时不笑就觉得难受的弥勒佛,总是杂着颜色,不做笑口大开,只做笑口微开。小小的盆儿,娇小的花儿,身边没有“爱花护草”一类的勿败坏景致糟蹋悦心的告示,那些花意就告诉你,珍爱和慈祥,属于每个游人。

樱花是樱花湖的主题,我以为,一旦樱花放在别处,那就是另一种味儿了,这里的樱花可近观,也可以做痴心亵玩,因为就离你几步之遥。此时的樱瓣最有情调,俯身低首去湖边看,一线的樱花驻足湖水边沿,被湖水摇来摇去的,不想漂走。如果是晴日里,你根本不能看到对面沿岸的樱花树,但这个时候可以远观,一抹隐约的樱红,为樱花湖划上了一道腰线,束住了樱花湖水的蛮腰,广州的“小蛮腰”太脆弱,而这里的“蛮腰”绝对是可以伸手去拉过来的。看的柔醉了,你都想欲睡,好,你可以拥着一湖柔水宛若躺在轻柔的千秋布袋里沉醉,这一睡,你可以走进远古,无人驻足的地方;醒来,恍然发现如今做了历史的新影,你就在倩影里。

美国景观设计专家帕西亚•强森曾经在书中感叹:很多人是从中国画知道中国的。如果你到了中国任意一处山水地,就知道中国画是怎么来的了。更妙的是,它竟然是人们生活的一部分,不能割裂了山水与人的生活的美妙而隐约的意象关系。去看樱花湖,宛如一幅织锦的国画,缓缓地被微风铺开,就因为你在欣赏这幅画,她才做这样的殷勤,想必帕西亚•强森见了,会发出这样的惊叹:人们原来在这里可以这样诗意地生活。

这时的湖面不比晴日的粼粼刺眼,她怕你说她那么顽劣。几滴微雨轻轻敲打着湖面,借着微微的风袭,湖水恰似一幅抖动的厚重而飘逸的绸缎,天空就像挂着一层层薄质的丝幔,都是特意来为这湖做着水墨画作,是背景,也是樱花湖的一部分。你不要去想,要是晴日里,那些流云飞朵映射在湖中,岂不更好,我说了,那样的美景很多见,而朦胧的景致就像夜幕降临,花灯刚刚渐渐放亮,那樱花湖就像一位少妇,用轻纱刚刚遮住了秀发与俊脸,引得你会做出很多不可见得人的猜想与冲动,但不要紧,你只在心中做妄想,这份曼妙很难得,没有人会在意你怎么想。

樱花湖的东北角是飞来的几只“鹅”,市体育馆的屋顶造型是给越冬的真天鹅做了引诱,误以为同伴早来了樱花湖,那些从西伯利亚来的天鹅每年在寒冬,就迎着展翅的影子而来,与你高低相戏。正北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围堵了这个樱花湖,仿佛是给樱花湖做一个个琴键,若想弹奏一曲,那你就登上直升机,让机翼擦过楼顶的一瞬,你伸手按下键盘,你必须想好了乐谱,那个美妙只在一瞬,错过了再来,就太奢侈了。

这样的布局,让我想起了上海,那年我住在浦江饭店,夜色让我一夜不眠——黄浦江湾伸了一个树叶样子的湾泊到浦江饭店前,是树叶也是枫叶的样子,很诗意的那种,它特意布置了一道景观一样,凑在你的视野里,所以我说这里是看夜色的绝对角度。

黄浦江流到这里,的确是在光顾情调,始终没有水流的湍急,静静的,沐浴在投给她的迷离的灯光里徜徉着徘徊着……周边的灯火不规则的环绕着这片平铺着的枫叶四周,眨着眼的,忽闪忽闪的,是为你添上了明眸?霓虹在这里赛着献媚,五色的变化,让我们不能有精力去辨别黄浦江水的颜色,因为融为一体的美丽,剩下的就是静静的欣赏和享受。这静谧的灯光也闪烁着迷离和感伤,多少年来,它静静的注视着这悄无声息流淌着的黄浦江,幻着历史的沉重,送走了多少个日夜。沿岸的百年楼宇静静的肃立,都失去了醉色,因为你的美丽也让它们不能不羞涩,百年沉港锁不住你奔流不息,无奈的看着你……我想,如果我设一排瓶罐,盛满你各个时段的江水,也许就是混合的记忆。江中的画舫的华灯圈点着美丽,带着游动的浪漫,缓缓的,画着美丽的轨迹,那星蓝的是璀璨,那猩红的是华美,闪着聪慧的眼,你载着欢快,为负载你的黄浦江画上醉人的航线。

这是我当年记下的影像,现在看,那黄埔江湾实在有点华酽了些,与灯红酒绿的世界沾上边,多了喧嚣与浓烈,真的不如散着淡淡的韵味仿佛静静流淌而漫滋的水墨般的樱花湖了,不是我爱家乡的情愫染眼熏心,而是韵致有着不同的境界。最好,我把樱花湖当做了液体的书卷,现在的历史不长,那么大的空页,就留给这里的人还有到访的游人一笔一笔地涂写描绘。

路西的桑沟湾湿地公园的妙趣只有一个字——藏。巨石上镌着名字,藏在竹木里,怪不得几次去我不见这里有什么景致而越过。露着的路面都是用这里出产的“皇室珍珠”的碎料粉碎了以后布撒在上面的,若是光线好,会闪着珍珠的眼,黝黑的,一般大小的石粒,踩上去发出吱呀的细声。哦,这是湿地,湿地是城市的肺,容不得噪声与脚步的打扰。怎么说呢,如果你见过杭州的千岛湖,一定会理解这里的湿地格局,就是那样,水系贯通,但无船可乘,也怕打扰了她的沉静。

如果说对面的樱花湖是一曲华美的交响曲,那湿地就是江南的街巷飘来的小调,是“梦里水乡”?还是“烟花三月”?辨不清的。这里讲究的是细节,因为可以在这里显示出小城人创意的曼妙。一架轻轻的木桥,或者说是木廊,随意地蜿蜒在湿地里,就像是一条条流淌着血液的经络气脉。走在上面,发出沉闷而古老的声音,总是弹起典雅浑厚的古乐,给你的是不可浮躁的蕴意。木道两侧就是湿地与流水,不必担心看的千篇一律,随处都有自己的表现,就是那小丘也是不同的艺术造型,别说那些草木,更是在各自的领地上做着争春的表演。随时跃起一座小拱桥,仿佛是半月的样子,应该都是“上弦月”吧,是漫夜的诗意,真切地漂浮在静水之上,这样的天气是没有倒影的,就是怕你被光影交织的艺术效果分了心神,只看本初的样子,不做虚幻。

经年的芦花还在轻摇,但在春色里只做了衰败与葱茏的对比物,但可以让你的思绪走的更远。倒伏的蒲草亲吻在水中,你马上想可否捞取几根编织一件蓑衣,然后就近找一个水边奇石坐下,在点雨的敲打里垂下纶线,做一个“独钓”者,但不是钓“寒江雪”,是“暮春绿”。

如果你去的合适,还可以在湿地里闻嗅不知从何处飘来的饭香,很远的,这里似乎距离楼舍房居也有几公里,但就是怪,饭香可以穿透薄雾而来,这是什么样清澈的城市之肺!你伸手挥一挥驱了那些诱惑,不想现在有什么食欲,耽误了你漫游湿地的兴致。木道路边的松粉,黄橙橙的,堆聚在一处,微飘着淡黄,松香的味道替代了饭香。

野炊不能在这里发生,路边有温馨的提示,但你可以有品方便的速食的机会,暗红的筒子塔上一挂白色的风车在慢悠悠地没有节奏地转悠着,你可以蹲踞其下,啃着面包,嚼着麻辣豆腐干,说着风车的故事,勾起你家乡相似的物怀。这里不事豪华,只做简朴,那些隐在树木深处的小亭,简朴的你会觉得就像一个临时的避雨处,但却一点也不含糊,那些木做的材料很结实,颜色不夺这里的春色,都为了这个春景的媚意做着对比或是让步。

你在湿地里怎么流连都不会迷路,就顺着木道走,如果你觉得看够了,马上可以找一个最近的出口,看着路标,走就是。

还是选择坐下来吧,听那樱花湖与桑沟湾湿地的款款对语。

海的潮水一定是缓涌到了樱花湖的水口,不然湿地里的流渠为何漾漾地波动?哦,心肺总是一个系统,循环才是你的生命啊。湿地无言,但她在默默地注视着樱花湖的沉醉,她绝不贪恋那些落樱,也无哀怨牢骚,更不妒忌,为什么那些粉樱只在樱花湖的怀抱里,而无半片飞落在自己的胸口。因为储存着充盈的水源,才是呵护了樱花湖的泉脉,如此才有了大美的樱花湖。争斗所谓的谁在幕前,哀怨谁在幕后,似乎都是一种伤害,你从来就不去计较分辩。

你不必计较这里还没有一些人文的东西,可能人文的含义就是让自然成为每个人的意念,其中多少揣悟,多少灵感,都在于你的思悟里,不做提示与炫耀。也许你会抱怨,她们都静静地听着,让你回去在心中给这些风物起个名字,提个建议,这也许是那些在这方土地上画上一个湖,做一个湿地的人的本意吧。

现代社会的人们总是行色匆匆,那些汽车飞着从云光路穿过,不做一丝的迟疑与眷顾,似乎是漠视了你的美,但你还是那样静静地在路的两边,作者夹道欢迎,只用艳花为你鼓掌,不做一声口语。只有懂得你的美的人们,才选择来到了你的怀抱,才放慢了脚步。一个个游人心无旁骛地在你的怀抱里,痴痴地擎着手机,挂着相机,择机选一个可观的景致,其实这里都是景致,无需选择,你也不抱怨游人的挑剔。你在对语,游人有几个可以去倾听的,有,但少,那些坐在栈廊上,树丛里,木道边的,也不交谈,沉静地无语,只享受片刻的静谧,静听物语,细捻那些风物被春风吹拂的乐曲。人在湖边徜徉,在湿地里穿行,也在与湖泊湿地对话,那些马上藏进手机相机的照片录像的镜头画面,是无需请一个翻译来变成文字和语言,那是通用的世界语,是樱花湖最美丽的表达,也是桑沟湾湿地最温度的轻吟。

湖泊与湿地的对视,是否也给了我们更多的意象挖掘的可能,我曾经说,在这个城市里,每一个人都那么诗意地随意地生活着,不乏一些为生活天天烦恼的人,但只是与人为善地坚守着,为什么?也许这里的湖泊与湿地的对视给了他们最大的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