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龙图阁文学网
国内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文学

爱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8-08-14 09:43:24 编辑:笔名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默然在这个时候是落寞的。

虽然已经习惯了他不在的夜晚,但心底仍会慢慢升起寂寞的感觉来。

电视里播放着《甄嬛传》,可她的眼睛却注视着黑屏的手机,房间了除了“甄嬛体“的说话声,再无其他的声音了。

手机一直是黑屏,可她仍盯着它发呆,心里想着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还没有想出来打电话说什么,就把这个念头打消了,还是算了吧!

从二十二岁到现在的三十五岁,已经十三年了,一直就是这样的,曾经也厌烦过,曾经也和他闹过,可过后,默然依旧会缩进他的怀里,汲取温暖。

默然的眼睛好美,长长的睫毛、若隐若现的双眼皮让人想要一直盯着看个明白到底是不是双眼皮儿。

今天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此时此刻的漠然却无法抑制地开始回忆。

那年她二十二岁,因为左眼长了一个肉瘤让她倍受苦恼,而治疗的费用和手术的风险则让她的爸爸看她的眼神似乎希望她去死。在她终于鼓起勇气对爸爸说起要钱治病的那个晚上,爸爸却无情的挥起手臂,狠狠地抽了她两个耳光。脑子里嗡嗡作响的她,心里只想到两个字:离开。

那个北方寒冷的夜晚,默然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绝望。一边哭,一边跑,不看方向,不看路标,身着单薄的衣物也全然不顾,心里想到的是从小到大为了迁就弟弟所得到的父亲的打骂、母亲的责备,想到的是自己勤工俭学完成的大学学业,想到的是毕业后除了还债,仅给自己留下基本生活费就把工资悉数交给父亲的委屈……,默然让心里的所有委屈伴随着泪流淌出来,滴落在衣襟上,滴落在走过的路上。等她实在跑不动了的时候,她不哭了,她开始冷得瑟瑟发抖,脑子里开始快速运转,看路边的建筑,分辨这是什么地方,还好,出来的时候还带了手机,她犹豫了大概半分钟的时间要不要给他打电话,可在这半分钟的时间,她的手早已冻的像筛子一样,甚至都让自己看不清手机上的联系人姓名,两个手抓着手机终于拨出了那个电话号码。当听到那边熟悉的”喂“一声时,默然又忍不住大声哭泣,似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那个晚上,他从另一个城市驱车一个小时赶过来的时候,她已将近冻僵,他脱下他的羊皮袄批在她的身上,找酒店开房,将近一个小时之后,她才停止发抖。之后她一直哭,他一直陪着。

他是默然的老板。她是厂里招进的一批大学生,长相甜美,她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女人毕竟在感情方面早熟于男人,她能从他的眼神里读懂他的爱怜。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总是打打招呼而已。可在那个危难时刻,她竟然想到的是他。

这就是女人吧,女人会利用男人去解决自己的危机,这是本能的体现;而三十好几的男人了,对这样的一个惹人怜爱的女子提供帮助后,不会再像二十多岁时候的样子在她的身边聒噪,他知道他要做的只是陪伴。

默然认真回味着那个时候的感受,忆及自己在寒风中奔跑,眼睛不禁湿润;忆及他傻傻地坐在对面,为自己递过来一张张纸巾擦泪,又不禁露出微微笑容。

那个晚上,他对她秋毫未犯,第二天就安排好厂里的事情,带她去北京给她的眼睛做了手术。毕竟是首都,聚集了全国最好的医疗条件,手术不仅成功,也未给默然留下任何伤疤。二十二岁的年龄,女人如花的年龄,还有什么事儿大过脸面上事儿?回程的飞机上,她看着窗外,失落着自从家里出来,家里不曾有人再联系过她;愉悦着身边的他对自己疼爱怜惜;忧愁着这天文数字的治疗费用的如何偿还......

对于一个二十二岁、情犊初开的女子来说,几日来的亲密相处之后,两人之间心里自然有了不必说出口的情愫。而对于自己来说,现在自己拥有的除了自己的身子,还能有什么呢?自卑和自尊仅又一纸之隔吧!在她的心里,她知道自己是如何也不能去偿还他对她的帮助,她就只想到这么一个办法,那就是献出自己视为最宝贵的身子。只有这样,她的心理才能平衡些。

于是,这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了:她做了他的情人。

刚进厂不久就听别人说起他的家庭。他的爸爸创建了这个厂子,他自然成为唯一继承人,可老爷子毕竟是放心不下自己半生的辛苦,公司里的大小事情他总要过问。而他的妻子也有一份薪资颇高的稳定工作,虽然生育了三个儿女了,可夫妻彼此的感情却似乎走到了尽头。

男人、女人,这世间高级动物的分类,注定了彼此不同的责任和义务。男人该有男人的担当,女人该有女人的责任。可现如今,女人却非要追求什么男女平等,和男人一样工作、开车、站在十字路口当交警........,岂不知天生的机体生理就注定了男女永远不会平等。男女搭配,才能干活儿不累。可女人做了男人该做的事后,这样的后果谁又曾认真思索过?

就因为他的妻子工作稳定,薪资充足,生活上绝不需要像其他一些个女人一样去依附一个男人。在婚姻走到一定的阶段,彼此没有了取悦于对方的需要,当他有一天告诉妻子想要吃辣椒炒鸡蛋时,她给做了,并且是连着做了一个礼拜。彼此没有过多的语言交流,这也是婚姻长久以后的一种现象:因为知道自己说出想说的话后对方必定会有怎么回复,所以也就懒得说出想说的话了。

禁锢于父亲的管辖、妻子的孤立中的三十几岁的男人,除了回到家里看到儿女们的欣慰,再无别的。那个家已经是不得不回的家。他早已开始在外面寻欢作乐,可那些是否是他心里想要的,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直到有了默然,有了默然对他崇幕,他男性的荷尔蒙顿时像二十出头时那么旺盛。她温柔似水,善解人意,只要他一个轻轻的暗示,她就能懂得他的需要,只要在一起的每时每刻,他才真正的感觉到自己是个男人,是个活着的男人。以至于多年以后,能坦然面对自己的女儿,说起默然,说起默然对他生活无微不至的照顾,而去要求在他之后多去照顾默然。

离开了厂子的默然,按照他的安排在就近的城市里生活,惬意的工作,一间两居室,一辆小车。标准的配置,要求的是她的随时等待他的到来。二十几岁的女孩儿,就这样让自己有了别个女孩子梦寐以求的物质生活,可也失去了别的女孩追求别人或被别人追求的权利。她在心里思索着,思量着,权衡着,这公平吗?可想来想起,她都觉得在那个寒冷的夜晚,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仍然会给他打电话,否侧,还能有谁去救她呢?

从北京回来,默然一直按照他的安排住在酒店里,他就回去上班了。再次相见,是在7天之后,默然记得清清楚楚,那天是2004年1月9日,从他进门后冰冷的外套上能感觉到外面的天气有多冷,而房间里是暖烘烘的。他脱去外套的时候,默然就站在他身后,心里突然就在想:这要是我的男人该多好啊;她想伸出胳膊从他后面抱着他,可终究那对于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来说,太过于主动了;她还在发愣的时候,他转身看到她红着脸庞站在那里,她的眼神游离在地面,不敢抬头看他。他走过来了,轻轻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时,默然心里一颤,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当她从女孩变成女人的那一刻,她哭了。他问她为什么,她不说话,只是将他紧紧拥在怀里。(待续)

上一篇:今朝

下一篇:北京,有趣的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