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龙图阁文学网
国内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文学

盲村

发布时间:2018-08-14 09:43:19 编辑:笔名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夜渐渐深沉,天空中漏出几点孤星,连绵的丘陵像海浪一般向着远处的地平线静默地涌去,鸟儿飞回了巢里,几只不知疲倦的蟋蟀,却悠闲地拉着小提琴,随后村子里最后一盏灯光也熄灭了,黑漆漆的夜,静悄悄地安眠在微凉的夜色里。

  两个黑影,从幽深的灌木丛中窜了出来,弓着身子一会儿躲到大石头后面,一会儿又躲到大树内侧,一点一点地向村子挪动,接着这两个黑影,悄悄溜进一户人家的院子里,小心翼翼地朝着酣睡的大黑狗走去,大黑狗打着低沉的呼噜,突然立起警觉的耳朵,正要狂吠却被一个绳圈套住了瘦长的脖子,绳子突然勒紧,狗用力地挣扎着,但都徒劳无功,只得发出低沉的呜呜声,两个黑影贼头鼠脑地顺着原路溜出小院,却不小心被一条绳子绊倒,顿时刺耳的警铃响起,“哇啦哇啦”的尖厉之声打破了小镇的宁静,刹那间一盏盏灯被点亮,一扇扇窗子一个接一个透出黄橙橙的光,立刻有个粗野的男声喊道:“抓小偷,抓小偷,乡亲们,快起来抓小偷,有人偷狗呢!”紧接着一家家、一户户紧闭的大门被打开,一个个虎背熊腰的身影闪了出来,手里拿着木棒、锄头、镰刀、菜刀等等,作为武器。

  两个小偷被吓得踉跄了几下,摔了个狗吃屎,慌慌张张中急忙扔掉狗圈,仓皇奔逃,后面的老百姓黑压压地越来越多,打着手电,举着火把,鱼贯而出,向着小偷逃命的方向,拼命奔来,两个小偷像发了疯似的,窜进密密匝匝的树林,带刺的荆棘把他们的脸和胳膊划出了几道深深的血口子,后面的老百姓越来越近,他俩只得往更深的密林里钻,跑着、跑着来到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悬崖,两个小偷只得折返,并猫在一片密林里不敢出声,渐渐地人声也少了,手电的光和火把的光也渐渐淡了,两个小偷终于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往山脚下挪,刚到大路口,立刻从道旁的灌木里窜出几个大汉,三下五除二就捆住了小偷的手脚,连推带搡地押送着前进,最后把他们关进了一间小黑屋子里。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见几个彪形大汉进到小黑屋,把两个小偷绑住手脚,押送到了村里的空地上,只见花白头发的老头、留着黑胡子的男子、抱着婴儿的妇人、穿着开裆裤的小孩都聚集到了这里,他们眼睛都清澈如水,却都带着淡淡的冷漠。

  几个大汉把两个小偷捆在两根柱子上,拔掉上衣,就这么赤裸裸地立于众目睽睽之下,接着人群中,响起一个尖声的呐喊:“打死这两个偷狗贼,决不能轻饶了他们。”随后就窸窸窣窣地响起此起彼伏的议论声,这时闪出一个满脸横肉的瘦小男人,拿着个皮鞭,就往一个小偷身上打去,手起鞭落,一道鲜红的印子,就留在了小麦黄的皮肤上,小偷“啊”地一声惨叫,连忙求饶:“乡亲们,绕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们也是迫不得已,下不为例,放了我们吧,我们陪你们钱,好不好。”那个瘦小男人说道:“赔钱,晚了,不知道你们在我们村偷了多少狗,不打死你不解气。”接着又手起鞭落,噼里啪啦地一顿乱打,小偷的身上立刻留下许多横七竖八的血痕,小偷疼得嗷嗷叫,流着眼泪哀求别打了,但村民似乎铁了心肠,冷漠地注视着瘦小男人行凶,瘦小男人打了一阵子打累了,就换另一个更加强壮的男人继续打,血痕上面又加新伤,不一会小偷的皮肤已经破裂,一股股鲜红的血流了出来,小偷顿时昏了过去,小偷的同伴也连连求饶,村民见他多嘴,找了一块棉布将他的嘴巴,塞得满满的,使得他只能呜呜咽咽地干流眼泪。

  观众们见昏过去的小偷没了动静,刚才那个尖声的妇人出主意道:“一看就是装的,我们去家里拿些盐巴来,撒在伤口上,看他醒不醒。”不一会就有几个尖嘴猴腮的妇人拿了几罐盐来,盐巴如雪花降落般撒在小偷撕裂的血肉上,小偷疼得抽搐着身体,不时发出撕裂的喊叫,不一会又疼晕了过去,随后又往另一处伤口撒盐,小偷拼命挣扎了几下又晕了过去,随后接着撒盐,如此这般折腾了几番,小偷没了动静,一个村民上前摸摸脉搏,颤颤巍巍地说道:“他死了。”

  众村民都吓傻了眼,只得眼巴巴地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他们虽然愚昧,却知道杀人偿命的道理,只得如鸟雀散各自奔逃回家,其中一个稍微有点见识的老者,拨通了警察的电话,几个小时后,警察赶了过来,抬走死掉的小偷,救下绑在柱子上的另一个小偷,并且抓捕了几个带头的村民。

  其中一个警察摇着头说:“唉,这都是今年死的第十个偷狗贼了,如今狗命比人命值钱。”

上一篇:我身上必定有两个自我

下一篇: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