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龙图阁文学网
国内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文学

你是我的

发布时间:2018-08-14 09:43:16 编辑:笔名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斜日余晖之中,中央半月形的池塘,波光铄金,荡漾着四周古民居的倒影:粉墙、黛瓦、马头墙、蓝天白云……,在池塘边,妇女在浣衣,儿童在戏耍,偶尔有人从旁走过。

李子贤前方的画架支撑着画板,他用铅笔在白纸上娴熟地画着。周围的同学有的在画画,有的在说笑,有的在拍照。

完成了一幅画,子贤收拾好东西,去寻找下一处场景。走到一个饰品店门口,他不禁站住了脚。琳琅满目的饰品本都是女孩子喜欢的东西,的确他对这些是不感兴趣的,一个蝴蝶发卡吸引了他。那东西他仿佛在哪里见过。

脑海里快速闪过几个画面:带在某个女孩头上的蝴蝶发卡,静静地放在相框边上的蝴蝶发卡,躲在女孩床枕边的蝴蝶发卡,……

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在长满油菜花的地里奔跑,小女孩的头上别着那只蝴蝶发卡。金色的阳光暖暖地照着,不时传来阵阵孩子的欢笑声。

李子贤猛地一惊,嘴里念叨:“刘莹,会不会是刘莹在这里?小时候我送他那个蝴蝶发卡还在。”子贤走进饰品店,到处看了看,着重看了看墙上的营业执照,户主的名字确实是刘莹。

柜台上摆了很多个蝴蝶发卡。李子贤没有发现店主在,这时候也没有其他客人光顾。“下次再来吧。”子贤边想边向外走,到门口他回头看了看店面,记住了这里。

从店里出来之后,一幕幕故事浮现在李子贤的脑海:

一个小男孩站在刘莹家门口喊:“刘莹,快点儿,我们要迟到了。”墙上的门牌号是金民小区,3栋2单元2楼。

“来了,来了。”小刘莹蹦蹦跳跳地出来。那时候的他们很快乐。

两个小孩在院子里正种着一棵桔树,李子贤拿小刀在树干上刻了个记号,说:“我们就用它来测量自己的身高,看咱俩谁长得快?”小女孩咯咯地笑起来:“小树长得才快呢。”

李子贤正在房间做作业,电话突然响了,声音显得很焦急:“喂?是李茂的家属吗?”

哦,您好,我是他儿子,您是哪位?

“你的父母刚被送往仁和医院,情况很危急,需要抢救……”话只有这些,电话就很紧急地被挂掉了。

李子贤飞一样朝医院奔去。到医院,只见几个医生沮丧地从抢救室出来,将这个噩耗明明白白地告诉了子贤:你的爸爸妈妈刚才发生了车祸,受伤太重,已经无法医治,准备准备后事吧。医生在对一个孩子说这一切的时候,眼神充满了怜悯。

子贤身体瘫软,当即跪倒在地:“医生,求求你们,救救我的父母,要多少钱我都给,求求你们,叔叔,阿姨,求求你们,……

哀求声不间断,也只看到医生们频繁地摇头:“我们已经尽力了,孩子,这不是钱的问题。”

李子贤顿感被全世界抛弃,孤独一个人在医院的长廊徘徊。虚弱无力,他拨通了刘莹的电话:刘莹,我在仁和医院……

“啊??你怎么了?怎么会在医院呢?”刘莹还没有说完,电话就已经被挂掉了。

刘莹想到一定有事,就朝医院跑去。来到医院,“怎么了?怎么了?”刘莹急切地询问。

“我的父母….刚在车祸中…..被撞死了…….”字字句句都那么悲痛欲绝,那么虚弱。

刘莹并没有说话,她同子贤一同哭泣。

宽阔的房子内只剩子贤一个人住,房子更加空荡荡。

电话铃响了,子贤接过:“喂,你好,哪位?”

“子贤,我是刘莹呀,你在家吗?妈妈给我做了玉米糕,让我送给你尝尝。”

“哦,好,你来吧,我在家。”

过了一会儿。叮铃,叮铃,子贤开了门,刘莹把玉米糕递到子贤面前:“子贤,这是我妈亲手做的,可好吃了,你尝尝。”表情很欢快,仿佛在暗示子贤生命要继续。

子贤没有说话,闷着头吃起来。

“子贤,以后我会天天来陪你的。只要你不嫌我烦,嘿嘿。”样子傻傻的。

李子贤再次来到饰品店。柜台边坐着一个女孩,眉清目秀,确是和童年的刘莹有几分相似。那女孩似乎认不出刘子贤,像对待陌生顾客一样招呼他:“你好,需要点儿什么?”

子贤刚要喊出她的名字,被她这样的招待生生给塞了回去。“哦,我随便看看。”

刘莹继续看放在手边的杂志。

李子贤分明看出此时说什么话都很冒昧,只好沉默了。“难道她真的不记得我了?”

两天后,子贤第三次踏入饰品店,他希望刘莹能找回过去的记忆,就在蝴蝶发卡上做文章:“这个蝴蝶发卡,你以前戴过吗?或者小时候戴过吗?”

“戴过吧,我印象不是太深刻了。”

“你很喜欢蝴蝶发卡,放这么多在柜台上?”

“因为我朋友喜欢啊。”

子贤感觉到询问很多余,她根本就对这个蝴蝶发卡没有任何感情,就随便应了一声。

第四次踏入饰品店。这次李子贤只是安安静静的,没有说话。

李子贤坚定地认为刘莹会找回他们的曾经。紧接着,第五次、第六次来到饰品店。刘莹渐渐地注意到子贤,文质彬彬的,还很沉默,渐渐地喜欢上子贤。刘莹渐渐习惯了每天都看到子贤的日子。那天,刘莹没有来饰品店,却是另外一个女孩子。

子贤惊奇地问:“请问,这家店的老板呢?”

那个女孩子呵呵地笑起来,“她呀,是我好朋友,她是来帮我忙的,她叫晶晶。我回家照顾生病的妈妈了。我才是这家店的老板。”

“哦?你是老板?”子贤更加疑惑。

“是呀。”

过了一会儿,子贤反应过来:“哦,那就是你叫刘莹了?”

“对呀,你怎么认识我的?”

“我是子贤呀。”子贤激动得几乎要跳起来。

“子贤,你是李子贤哥哥?”刘莹唰地一下站起来,放在腿上的杂志,两个故人相遇,只有用激动能解释。此后李子贤经常来饰品店,两人显得有些难解难分。最终李子贤和刘莹摘走爱情的果实,步入婚姻的殿堂。李子贤准备搬家,发现户口簿上有一个女孩的名字,那个人是他的妹妹。

他的妹妹去哪里了呢?

去问奶奶,奶奶告诉他到出生的那个医院去问。

医院说,当时你的妹妹被姓刘的一家错抱走了,当知道真相以后,你的父母已经不在了,就将你的妹妹领养了。

李子贤忙问:“姓刘的一家住哪里?”

好像是湘湖路金民小区3栋2单元2楼。

李子贤心想着:湘湖路金民小区3栋2单元2楼,那不是刘莹的家吗?